青青草大香焦在线综合视频

  • <tr id='ErYXGB'><strong id='ErYXGB'></strong><small id='ErYXGB'></small><button id='ErYXGB'></button><li id='ErYXGB'><noscript id='ErYXGB'><big id='ErYXGB'></big><dt id='ErYXGB'></dt></noscript></li></tr><ol id='ErYXGB'><option id='ErYXGB'><table id='ErYXGB'><blockquote id='ErYXGB'><tbody id='ErYXG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rYXGB'></u><kbd id='ErYXGB'><kbd id='ErYXGB'></kbd></kbd>

    <code id='ErYXGB'><strong id='ErYXGB'></strong></code>

    <fieldset id='ErYXGB'></fieldset>
          <span id='ErYXGB'></span>

              <ins id='ErYXGB'></ins>
              <acronym id='ErYXGB'><em id='ErYXGB'></em><td id='ErYXGB'><div id='ErYXGB'></div></td></acronym><address id='ErYXGB'><big id='ErYXGB'><big id='ErYXGB'></big><legend id='ErYXGB'></legend></big></address>

              <i id='ErYXGB'><div id='ErYXGB'><ins id='ErYXGB'></ins></div></i>
              <i id='ErYXGB'></i>
            1. <dl id='ErYXGB'></dl>
              1. <blockquote id='ErYXGB'><q id='ErYXGB'><noscript id='ErYXGB'></noscript><dt id='ErYXG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rYXGB'><i id='ErYXGB'></i>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會影響頁面的瀏覽效果

                建議升級IE瀏覽器或者更換其他瀏覽器

                關閉

                您當前所在位置: 

                誰能跳出*ST天業深坑 9.24萬投資者大逃亡

                發布時間:2018-07-11 17:02:08 瀏覽次數:(次)

                 股市沈浮終究敗多勝少。人們總習慣∏以“願賭服輸”的說辭來寬慰自己,掩飾內心最深處的不甘與無奈。於是,價值投資被▽拋到九霄雲外,韭菜和賭徒成為硬幣的兩端。

                  漸漸的,很多人忘卻了究竟是誰將他們變成了“賭徒”。

                  從光環加身的“360概念龍頭股”,到26個連續跌停,股價重挫80%,*ST天業(2.3000.01,0.44%)只用了短短兩年時間。這期間,它經歷了52億元憑空消失,360股份被莫名轉走等諸多詭異事件。

                  現如今,9.24萬名投資者被坑殺其中,欲哭無淚。

                  2018年6月28日夜,*ST天業股東大會召開前夕,數十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投資者占據了公司總部——濟南天業中心兩個▂會議室。橢圓形的會議桌上散亂著快餐盒、礦泉水瓶和抽完的煙蒂,四周椅子被挪開,地上打滿了地鋪。空氣稍有渾濁,嗡嗡作響的中央空調顯得有心無力。

                  站在茫然的人群之中,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提出了一個似乎沒有懸念的問題:“當初為什ξ 麽要買天業股份”?

                  然而,野馬財經依稀聽見了一個意料之外的回答——“因為我分析了它的財報”。

                  入局天業股份

                  說出這個答案的,是一位身穿暗紅色上衣,黑色亞麻長褲的女士。

                  她叫周玉紅,來老大自吉林的大學教師,粗通會計。這一身份不禁讓人重新審視了一遍天業2016年財報。

                  當年的天業股份財報可謂亮麗,數據顯示,營收22.39億元,同比增長82.47%;歸屬凈利潤1.35億元,同比增長17.39%,再加上16.62億元的現金及等價物余額。將天業股份歸類為一家前景不錯的上市公司,相信不會有人反對。

                  並且,除了亮眼的財務數據,彼時的天業股份還持有1%左右奇虎360的股份,一度被奉為“360回A概念龍頭股”。

                  雙重因素疊加,2016年期間,周玉紅在*ST天業上先後投入了近30萬元,這幾乎是她全部的積蓄,更令她心情復雜的是,由於自己大學教師的身份,不少親戚朋友也購買了天業的股票。

                  “當時想著,即使360一時半會回不了A股,按照天業自己的經營狀況,股價也不會太差。”周玉紅回憶。

                  然而,看似平靜的水面下,暗潮洶湧。

                  2018年4月26日,針對天♀業股份的年報,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一份《非標審計意見專項說明》,表示無法證實公司共計52.36億元資金的去向,公司也因手裏就沒有了生還此被ST帶帽;且很快有人發現,早在2017年12月29日,*ST天業所持360股份就已被悄然轉讓,價格不到10億元(若按彼時市值計算,該部分股權價值31億元),而且,該次轉讓沒有在上交所網站進行任何公告披露,甚至連具體轉讓價格都沒有給出......

                  接二連三的黑天鵝,導致*ST天業水震波結界再次將玄正鶴包裹起來股價連續26個交易日跌停,瞬間崩塌,周玉紅的賬戶上也僅剩下5萬多元。

                  “我當初分析了天業的財報才買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比起悔恨,周玉紅臉上更多的是自嘲。

                  只是,我們似乎沒有太多理由去苛求每一位投資者都能看透財報深處的秘密,更何況,在那段時間,還有著不少對於天業股份推崇備至的專業券商研究呵呵那就好員,不斷重復著“戰略初成、業績拐點、新路徑”之類的詞匯。

                  股東與公司的“戰爭”

                  面對不斷下墜的股價,*ST天業的投資者選擇了抱團取暖,建立了維權群,並相約前往位於濟南的◆天業總部“討個說法”。

                  全部積蓄被套牢的周玉紅是群裏“元老”之一,也是上門維權的“積極分子”。2018年5月至6月,周玉紅多次往返吉林與山東,她身體不算太好,開始幾次都是︾坐飛機,但很快,她不得不改坐火車,甚至這些錢都是親戚朋友湊來的。

                  “我們的訴求其實很簡單,作為公司的股東,想了解下公司真實的經營狀況”,周絕招拳頭一打出玉紅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說。這個“簡單”的訴求卻並不容易達成,因為找不到人。

                  *ST天業的總部很氣派,二十多層的大廈,每層十多個辦公室,但絕大多數都是空的,與前來維權的投資者們打交道的只有物業,以及偶爾一兩位普通職員。直到6月28日股東大會召開前一天,方才見到了一位領導模樣的人,白色襯衣,黑色西褲、黑皮鞋,以及標準的地中海的發型。

                  正當周玉紅走到辦公桌前準備詢問幾個問題時,卻突然被沖進來的幾個人士向門外拉扯。情急之下,她只得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桌上,並順勢拿起了一把美工刀抵在了自己的胸前,方才掙脫了出來將身體。

                  “我是一而他要做名大學教師啊,當時卻像個潑婦”,回想∴起這段經歷,周玉紅總是喃喃重復著這句話,“他們突然就沖過來抓住我,我是真的怕”。

                  不過,經此事件的周玉紅也變得大膽了,甚至在之後“營救”一位被架走關起來的男性投資√者時,與天業一方七八位大漢據理力爭,毫不退讓。

                  “殊途”同歸

                  從大學教師到“潑婦”,周玉紅失去了自己的尊嚴,更多時候,尊嚴本就廉價。

                  來自湖北的鄭萬良,2017年12月22日,以10.21元/股的成本融資全倉購買30.07萬股,合計307萬元。由於加了杠桿,連續跌停之下不斷觸及平倉線,為了補倉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產,也借遍了所有能借的親戚朋友,最終在6月14日,被強走路看似不快行平倉26萬股,只剩4.07萬股,不到10萬元。

                  撐過了22個跌停,卻倒在了開板的前夜,鄭萬良內心的感受可想而知,但即便在此情況下,依舊保持著十足的耐心。無論是面對其他投資者、物業還是天業的員工,身材瘦削、一身藍色polo衫的他臉上總是擠著一絲微笑,說話輕聲輕語,“您”字開頭。

                  就是這樣一位“人畜無害”的投資者,帶著身份證、股東證等齊全的證件想要參加股東大會時,卻被以參加“鬧事”為由拒絕登記。直至最後一刻,鄭萬良還緊捏著證件,雙手不斷合〗十,彎腰賠笑。

                  最終,當用於登記的筆記本電腦被拿走,會議室的大門重重關上時,他將證件用力摔在了地上,一腳踹向了登記的桌子,右手指著會議室方向,全身顫抖。

                猜您喜歡

                相關推薦